不成眠。

突然想到一句話,本來就沒擁有過的,最後始終不曾擁有。

近兩個月沒寫文,心緒複雜。

卻也發現用我擅長文字釋放沉澱人生的自療,怎麼可以不去做,太不愛自己了。

總是在悲傷憤怒或無法解惑時,用力敲鍵盤及使勁提筆揮舞,才能任由淚水像河流過的暢快。

前文才分享聆聽Tiger JK的08:45,上天就用赤裸裸的11:55,讓我一輩子的糾結與不解,永遠無解。

在9/15,中秋日,親眼看著殘喘的窘迫呼吸隨風而逝去。

痛有很多種,一種是生命缺乏的遺憾,到底還是遺憾。

因為,原來你是這麼的渴望,但始終沒有得到滿足過。

也因此從未希冀了所以自以為看淡,沒想到還會如針戳的刺痛。

就像朴信惠在Doctor裡演的劉慧靜一樣,無法跟過去和解的掙扎。

最終到底放不放下,明瞭自己知道就好,無需證明也無需告解。

貼文.JPG

人生無常的很快速,有時候都不在意料之中。

黑暗更常攀藤漫越,有時候更不在控制之內。

從很年輕就一直用看淡及脫離的姿態面對我無力改變的無限迴圈。

我,只是想讓自己不要放棄找尋更好的可能。

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,這樣的我。

休息了,休息吧,我們都不要再執念執著。

我們都需要解脫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野莓子

野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