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0414  

『那些年的失戀時光,我們都有著水瓶鯨魚』摘自「四十歲,然後呢?」封尾。

是的。

2000年的冬天,愛上了失戀網誌,開始寫文,情傷及迷惘在那一方地憂憂釋放。

就算以後的愛情國小到如今的痞客邦,野莓子始終最愛的還是那時的失戀網誌。

亞美將、藍絲絨、阿標(一個莓子那時極度懷疑是我出版社同事的女孩)..........好多的寫文好手。

我想那些年在失戀網誌出沒的我們,都有細膩的心情,都有著曾經的瘋狂歲月,儘管洋洋灑灑或暗自拭傷,都逃不了感情二字。

於是我們書寫。

後來聽到張學友的她來聽我的演唱會,想著25歲的自己好像很疼痛。

大學歌唱比賽的辛曉琪那首痛不欲生的「領悟」,想著20歲的自己很煽情。

椰林風情、政大BBS.....,後來BBCall已經開始盛行而手機還是個啥鬼的年代。

柯以敏的「愛我」一曲是一個男人教我歌唱技巧讓我打入公司比賽前三名的好歌。

無庸置疑,女人,真的是文字與聽覺的動物。

『Akikomo:野莓適合在未進食前的清晨,就如露水滴下第一滴,一入口的酸酸甜甜的清新。

     野莓子:多謝你的讚美,我不過就是一顆愛用心和腦子滾來滾去的莓子。』(當年在失戀網誌認識的Akikomo,想念你大哥。)

所以。

真的快四十的我們,然後呢?

也許單身也許負累,也許快樂也許悲傷,然後呢?

我們永遠都還是外表儘管世故成熟但內心依然少女的OBS女孩。

儘管千瘡百孔還是小情小愛至上的我們。(至少莓子仍是,好愛沉浸在插畫書/偽文青文字/迷人音樂不曾離去,哈哈)

因此。

To all my dear sis,給我所有正幸福著或面臨失意的妳們,人生一切不過是過程。

All about love,然後呢? 不想著然後,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會知道以後。

盡其所能的充實自己,愛著,並與現實繼續半夢半醒的相處囉。

我愛,水瓶鯨魚。

 

喃喃自語:今天早上又被一間麵店老闆跟老闆娘狂叫「妹妹」的美好時光,決定打完文就去找面要改造的地方狂刷我那天藍色的油漆開心一下!(這到底是慶祝還是自我虐待懲罰?XD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野莓子

野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