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那年》

那年,正是民主激情的一年,也是正值她青春年華什麼都新鮮什麼都無畏的一年,熱情的消與退總是像海浪襲灘一般,來又去,去又來。

大學初畢沒幾年的黃金時代,台灣景氣正好但也開始要下坡的時代。

Anty Cafe 那年生意很不錯啊,現炒的中式簡餐搭上西式咖啡,正是那段期間蠻熱門的方式。

更何況老闆手藝真不賴,飯後再來杯現場吧台拿手的虹吸咖啡,真是個好地方。

當年的她,是個計時外場,在上班後的時間打打工。

當年的他,是個後場助廚,剛退伍不久的半熟男生。

時間就像沙漏一樣,一分一秒的流逝,八年了。

該忘的都忘了嗎?

該想的有想過嗎?

那唰的一聲打開的抽屜,”宮保三鮮”的字音像支鎚子,讓她腦子一下子混亂了起來,因為那年的回憶如潮水般湧來,美好又殘酷的記憶一段又一段的游移著。

「打擾囉!小姐要的紹興醉雞套餐來了,請慢用。」小芸微笑的送餐點上桌。

「喔!謝謝」她突然發現她居然下意識的慌亂拿著水杯停住陷入自己的回憶中。

刻意的挪了下餐盤到左邊,臉稍微的側向左邊落地窗,她決定撇開煩人的思緒,好好的享用,不知味道是否依舊呢?

至於他,也許根本不記得她了呢?

當年的宮保三鮮那麼好吃,大火鹹香入味辣氣正好的美食,誰不愛呢?

都是巧合,逼自己不在意別過度揣測的好好用餐吧。

哇...紹興醉雞一樣美味,酒香逼人肉質滑嫩,當年她也好愛這道,直問廚房怎麼做的呢!

八年了,滋味相差無幾,老闆真的換了嗎?

她忍不住的探了探,直望著後頭的廚房,真的不是李大哥了嗎?

「小姐要上咖啡了嗎?馬上來唷。」小芸側目的看著她。

「呃...等等再上好了」她尷尬的回應著。

希望他不會注意到我吧!

唉!好矛盾的自己。

想著想著把醉雞與飯最後一口心滿意足的吞進肚,正想招手喚小芸而抬起頭。

熱騰騰的咖啡竟然已來到她桌上,熱美式,一包糖三顆奶精在杯旁。

「老樣子嗎?蘇小姐」低沉渾厚的聲音在她腦門前響起。

醉雞像是剎那快突然噎回喉嚨似的。

她腦子嗡嗡響的緩緩抬起頭,心臟像舊式火車行軌的嘎跳著。

「真的是你?!」...........

「嗯..呃...好久不見了」

她快語無倫次.....眼前這位微著笑瞅著眼看著她的藍先生。

那年,那時的他與她。

現在,這裡的她與他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野莓子

野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