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_11_1355885856906  (圖來自網路)

做了惡夢,於是驚醒,凌晨三點。

從小到大,最怕的就是夢到莓子天敵-蟲類。

在夢裡的蟲族總是千變萬化,用各種姿態轉化各種可能活生生的樣貌。

曾經夢到螞蟻大軍,壯觀到像行軍一樣如潮水般湧來。

曾經夢到怪形怪狀的蟑螂,蟑螂頭蜘蛛身的朝我爬來。

.........奇奇怪怪的不及備載了.....

昨晚,夢境中我與妹妹正準備搬家,東包西丟的時候,長得有點像上圖一樣的怪東西來了。

是的!

就像捲心酥一樣的顏色,只不過前頭長了鬚鬚。

從看不見清不著的角落跑出來,扭動著前進。

我恐慌的要躲要跳,那傢伙卻還是硬朝我扭過來。

噁心的是碰到了揮開牠,牠卻像真的捲心酥一樣掉了酥酥的外皮,裡頭白內餡就像一隻長長的蟲身似還在動。

嚇!

強迫自己醒來,心有餘悸,轉頭看看四周,希望能忘掉惡夢的驚恐....

三點鐘,想必要再睡著要花一番時間了。

煒仔似乎也被阿娘的過動腦波影響,睡得翻來覆去不甚安穩。

重新抱著小子躺正蓋被,輕拍安睡。

突然有點渴望,也有個人來拍拍我的背,然後說著。

不怕不怕,只是惡夢,再睡就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野莓子 的頭像
野莓子

野莓子

野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